放心窩 實現可以放心養老 放心育子的生活圈

築窩

2010年底,五位朋友覺得台灣雖國民所得愈來愈高,但是被忽略的孩子似乎愈來愈多,孩子需要被看見,更需要把正面力量投入被忽略的社區。因此,在開過兩次會之後,我們認為應該去找出這些被忽略的社會角落以及被忽略的孩子,陪伴他們、瞭解他們的心情,並且提供一份溫暖的晚餐。因此,就在台北市大同區的國順里,找到熱情的里長,以及得以注入正面力量的社區,給國小小朋友開辦課後陪伴計畫「放學窩」。

孵化

剛開始,大家想得很簡單。不過就是每天下午4:00到7:00間,找到大學生或者社會志工,陪伴小朋友寫功課,陪他們吃頓晚餐,讓孩子能夠在放學回家前,有一個寫完功課並且探險玩耍的窩。但是2011年2月開學,20位國小學生進來後,發現事情不是如此!

被忽略的社區往往包羅各方面的困境:低薪與就業不穩,但養育小孩生活開銷大,家長須兼兩三份工才夠溫飽。家裡的阿祖們與阿公阿嬤們,自己慢性病與失能普遍,但阿公阿嬤們還勤快持家、上下公寓樓梯接送孫子女。孩子的功課與學習則是家長與小孩共同的頭痛,阿公阿嬤帶孫更是吃力。一個社區的困境,讓人看見一整個高齡少子女化台灣社會的縮影。

羽化

放學窩發現,單是陪伴這件事情,就不是件容易的差事。接下來還發現,家長不改變,孩子更難改變。因此,志工老師與社區家長還必須要討論共識、一起做事。因此,放學窩從發現小孩作業簿上的加錯減錯問題,一路升級到舉辦家長會議來討論全窩小朋友的學習與發展,再到志工老師與家長合辦社區座談,討論高齡少子女化台灣濃縮在社區的全面困境。我們發現事情越來越多!

經過五年的摸索、淬煉、修正,放學窩終於慢慢與社區建立起相互的信任,連社區的家長與鄰里鄉親們,也願意走出來成為志工,建立起社區互助的力量。此時,與2010年底所想的一切已經完全不同。我們知道,我們做這件事情不能只有短暫的「煙火」,而必須在地接電點一盞路燈,路燈是社區的燈塔,有光就有方向。而且路燈的保養與供電,必須靠小社區與大社會的合作,大家必須集結能量,社區才能夠持續發光發熱,帶來安全,也才能讓這個社區自己產生正面力量與翻身機會。

飛翔

我們知道這是一條漫漫長路,我們的責任不僅是結合外部力量給予短期的救急,而是:「在社會可能忽略的地方永遠留下一盞燈,而且凝聚地方力量讓這盞燈持續照亮」。當這些被社會忽略的人或社區想改變,他們就有一盞燈可以作為起始。逐漸長大的孩子們遇到任何問題,這些志工們都持續是他的人生陪伴與請教對象;孩子們一年一年的成長故事,則成為大人志工面對自己生活挑戰下的清新小確幸。在真實世界與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裡,小學生與大人們關注彼此的人生成長,一起努力。

為了做更多,也盡自己的社會責任,更多參與「放學窩」的朋友們決定「築窩」,不僅是「國小放學窩」計畫,也想關心小學畢業的大孩子,甚至關心社區家庭與銀髮照顧問題。所以,我們想築個「放心窩」,讓社區像個大家庭,成為令所有人放心的窩,也讓來自社會各角落的志工一起承擔,將社會問題真正放在我們心窩。